英勇无畏事儿逼沈妄

原创/瞎写写

十分的无聊
你分分钟看不下去的无聊。
无波澜无起伏
十分的无趣。
反正我每次瞎写都没人看。

  (一)
  日子还是日复一日的过,生活就是操干了喜悦最后留下的枯燥,活脱脱一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两相对峙下,最后都龇牙咧嘴的后退一步,谁也不让谁。
  这样想的时候,季策正骑着辆大二八,拽着个公文包,叼着个包子奔波在工作的路上,典型的被生活操干的例子。他整天早起晚睡的累的和条小院里三伏天里颓废的直吐舌头大黄狗一样,还有闲心思考虑生活。
  可见,这人也算是苦中作乐中的一把好手。
  他正在走的这条街道,已经走了数千次。每天都能目睹街头东家的女人和西家的媳妇例行清晨一嘲讽,两家的小孩儿则手拉手看着自家妈妈互骂玩着游戏。由此延伸的整条街充斥着一股子豆浆,油条和包子的香气,混夹着卖家和买家之间的嬉笑声和问候声。寒来暑往,冬蛰藏,春复苏,生生不息。生活在这里从过去到现在似乎都是一成不变的模样。
  这是个小地方,小镇子。小到这里的人似乎都相互认识,于是早上你可以东家要个包子,西家讨杯豆浆,在卖家一阵小兔崽子的笑骂声中,开始你一天的生活。
  你看,一片岁月安好,一片温和。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你被她们的想法所接受,融入了而已。
  他在一家报社面前停了车,顺便迅速吃完了嘴里的包子,将车拴在了榕树下。现在正值春夏之交,榕树也长的郁郁葱葱,枝条遒劲有力,清晨空气和温度也正怡人,恰好一个美好日子的开头。但是报社里面的气氛似乎有些诡异。
  报社里的同事都不像往日那样开心轻松的交谈,而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形成了较为严肃的氛围。很少见,季策正考虑要不要出声问一下。就见新来的小赵跑了过来。
季策虽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但还是浓眉大眼,相貌端正,硬生生挤下了三十的坎儿,将相貌挂在二十八九上不上不下。平常同部门的同事很想说:季策,滚你丫的,你不是我们三十大老爷们一列的!
  季策觉得很无奈,毕竟,这相貌爹妈给的,能怪谁。
  说起季策的爹妈,算是不得了了。两口子刚到这儿的时候都是读过书的文化人,说话温声细语,宽容带人,就是有些颇好面子,气质和这社会底层市井小民的小家子底气全然排斥。长相倒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好看。男的相貌端正,女的温婉可人。都三十几年了,给人的感觉到也没什么变化。
  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看法,知人知面还不知心呢。
  咳,扯远了。总之,长的好看端正的男人一般人缘都不怎么差,尤其是,女人缘。
  小赵跑了过来,拉着他胳膊低声说了句:季哥早上好。刚刚李姐和社长吵起来了,季哥,你快去劝劝李姐,别把社长惹生气了。
  小赵很会找准角度展现自己的美,从季策这个角度看过去,入目的是纤细白皙的胳膊,小巧的腕骨上附着着浅薄的皮肤,有些精致。那是属于正好青春的美。
  季策想了想自己还是别糟蹋这样的女孩子,却见着小赵嫌弃的摇了摇头,你说李姐也是,非要报道关于精神病的文章。现在谁会喜欢精神病啊,那么不正常。
  什么情况。季舒低眉敛目沉默了会儿,不着痕迹的推开了小赵的手,手指都微不可查的攒紧了些。低声说了句,好了我知道了,也让他们别讨论了。我去看看社长怎么说。
  季策径直朝社长室走去,正待敲门却见门已被打开。正好和李树英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是一个怔愣,这场面颇似在街上走路被许久不见的熟人人锤了一拳的迷茫和凑巧。
  两人面面厮觑了半分钟都觉得十分的奇妙,回过神来都装模作样的互相咳了一嗓子问了个好。
  “李姐,早啊。”
  “季策…别喊我姐,我就比你大了个把月,这样显得我很老,早。”
  李树英确实不老,甚至长的很漂亮。或者说,是一种气质。和小赵的青春不一样,那是岁月沉淀在她身上,沉积下来的成熟和韵味。那是一种小女孩无法比拟的,阅历感和深沉感。是女人,而不是女孩。
  季策想,能和这样的人认识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因为某些东西小女孩不会懂。虽然他现在很想剖开她脑子看看她是怎么想的,能和社长吵起来。
“李树英同志,你就说你怎么了,要出去聊一聊么?”
  “……好”
  出去其实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报社当初建的时候找了个房租不怎么高的地儿,和一众早饭摊点接轨。能称得上静聊的地方也不过那颗榕树下。
  “咳,季策,你说你这辆二八用了多少年了还不换。”
  季策抬眼看了眼自家二八,枪灰色的,也不怎么丑。觉得这人真是,转移话题也不会找个好点儿的转。
  “别劳您老费心,我挺喜欢我这两旧二八的。你今天到底什么回事。”
  “你别不给面子么。……今天…我想报道一片关于精神病的文章,客观公正的那种,说明精神病不是异类。”
  李树英的表情很认真,认真的女人透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有点英气的漂亮。坚决刻在眉目间,坚韧而勇敢。
  季策心头微微颤了颤,不知是因为李树英,还是因为其他。
  “很突然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如果一个社会一个家庭抛弃了那些人,我至少能够,写一些东西告诉她们。你们是正常的,不是异类。”
  季策喉头滚了滚,觉得有些干涩。他看着她,强自压下了发涩的声音。沉默着适应了会儿。
  “没有原因么?”
  “……没有。”
  她似乎没想到季策会这么问,毕竟知道这件事自己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把她当傻子,也不会有人关心你做这件事儿的动机,不论是你的亲人还是什么,似乎都喜欢拿自己的定义来给别人下定义。李树英看起来有些怔愣,想了会才无奈的答到。
  “你知道那种感觉么,就是一瞬间的念头。一直在告诉你,你需要这样做。我觉得如果我不跟着自己的心走,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我已经三十几岁了,说实话,一个不尴不尬的年龄。如果这次不跟着自己的心,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我想,跟着心。”
  她的声音坚定有力,带着一股子力度美。
  有力到可以让季策想:现在居然觉得她做的很对……
  可能…自己真特么和李树英一样的脑子抽了。
 
 

车…吧。好吧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严重ooc
严重
没事儿了瞎写写,还没写完。
可能梗住了。
好吧我就是懒。什么时候没事儿再写。
人称混乱。但是我还是,有时间再改。

——不要惊动我爱的人,等他自己情愿。
  景北渊作为一个出了名的纨绔王爷,少事劳作。但是却会整日撵猫逗狗,无所不做。当然,这是百姓眼中的南宁王。被隐藏下的,是才子和精谋细算的天赋。
  景北渊的手很漂亮,乌溪一直都这样觉得的。骨节分明,但是却不是书生的无力感,而是习过武的稳重,揉杂在修长的手上,说不出的漂亮矜贵和力度感。也有一种想让人,一根一根舔过的,说不出的情色。
  也确实矜贵。在大庆做质子的几年,大庆确实没亏待过自己,更何况本国王爷,甚至,也有点娇养着。
  虽然现在矜贵娇养的主被他压在身下,只穿了件月牙儿白的外衫,手脚还被垫着毛皮的镣铐锁着,一副受制于人的样子。但是乌溪知道,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身下的人,桃花眼里闪过的满是玩味和思索的笑意。
  有点恶劣,乌溪想。这让他想欺负一下他,或者说,想证明一些东西。他想可以掌控的和他想要的,都被他压在身下。可是身下的人,也让他迷茫。
  他那被迫骤然拉长来达到成长成熟稳重的心智,在危机卸后,重新撕裂开来,畏畏缩缩显露出属于过去的不确定以及痛苦。像风雨漂泊中的小舟,全然无措的寻找方向。
  于是他堵住了他的嘴,急切的吻,舌头突破人牙关的限制,不顾人意愿的强烈而毫无章法的扫荡。身下的人明显被弄的猝不及防。精明的桃花眼里全然的怔愣,连唇齿交接处滑下的水痕都没来得及注意。
  不一样的景北渊,很少见。
  他带着些许探索事物的兴奋,迫切的想要挖掘身下人更深层的内里,打上印记,证明一些东西。很疯狂但是又没有办法。
  小毒物,乖,给七爷解开镣铐好么。
  身下的人在劝说,但是不想解开。沉默予以其最好的回答。
  景北渊很白,但是是健康的白。不过大庆的人似乎都比南疆白很多。白色其实很渺茫,很适合景北渊,就像他的人一样,让我琢磨不定。
  身体很漂亮。略显清瘦的修长,带着成长拔高的感觉,很清朗。窄腰,曲线很美,腰窝很漂亮。忍不住抓起他带着镣铐的手臂,他在躲,但是没办法。
  醉生梦死是一剂好药,让乌溪骤然领略了一把失去的绝望,和被迫长大的头脑,他惊异于他的改变,但是头脑很清晰。自己想要的和自己能得到的,似乎也就身下这一个人。如果能把他掐死在自己怀里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可是,他更喜欢活生生的他。黄泉旁的三生石下的那个人太过寂寥。
  虽然,景北渊等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甚至自己还是害他的那个人。但是没办法。乌溪想。我还很喜欢他,像魔怔了一样的喜欢。
 
 

想一想

  我想写乌七的车。
  又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车。
  有些奇妙。
  但是写了一点点我就觉得ooc了。
  啊,烦。

=BULENG=:

【转发抽奖】明信片和书签的抽奖

☀转发+评论(转发就是下面的小箭头,转载到我的lof)抽四个人随机送P1P2中一个组合,一个人送锤基立牌☀
🍻后天5月16日晚上20:00开奖(包邮!)🍻

🐾P1🐾    ⭐铁爸爸+基妹+小蜘蛛明信片    盾冬书签    
⭐小蛛配奇组合明信片   盾冬书签
🐾p2🐾    ⭐盾冬明信片   黑豹书签
⭐双豹组明信片  铁爸爸书签
🐾p3🐾     ⭐锤基立牌

🌙🌙这里是书签和明信片的预售🌙🌙
(⭕❌看这里!!会按评论区的楼层抽奖,所以每个小伙伴只能占一个楼层!再强调一遍,每个人只能占一个楼层!!!❌⭕)

【拿到手的第一批打算送出去(●'◡'●)ノ❤就弄了这次抽奖】
[多说一句,真的非常感谢的大家的喜欢,现在的销量真的出乎我的预计,大家的评论我都在认真的看,最近比较忙没有一一回复抱歉了!]

为什么感觉lof那么多人diss乌溪,要求换攻

  发表个人观点。
  问个问题,觉得赫连和七爷在一起才是最好的。
  有没有想过那六世轮回。
  当然我是说站七爷和赫连的人不对。
  只是觉得,乌溪在这里没什么好diss的吧。
  然后来掰扯掰扯。
 
  关于七爷和赫连的感情。

  1.七爷在六世轮回里,已经对赫连的爱绝望了。
  【比如:为什么七爷会喝孟婆汤。为什么七爷第七世想的只有定江山然后离开。】

  2.赫连生性多疑。七爷的存在其实对于他来讲,于皇位是某种威胁。
  并且帝王之爱,更多的在于给不给得起和受不受得起。
  但是赫连给不起,七爷也受不住。
  前世赫连对七爷的感情自己并未察觉或者说,刻意遗漏。
  而现在一世,赫连的喜欢从某种意义上讲,是迟到的宽慰和补偿。
  何况居其位承其重。若是七爷和赫连在一起,感情只会永远居于地底,埋于阴暗。公布,则是谩骂和唾弃。
  再者,七爷在黄泉路上走过的六遭,经历的磨难,是七爷心上一辈子无法消除的。
  【比如,可以移步第一章还是第二章看看那些扒皮抽骨,食其肉。  以及了解天涯客的看看第一章周子舒离开天窗所受的罚。 还有七爷对子舒说的:连你也不放过。】

  3.七爷是个聪明人。聪明人一般都看的长远而全面,七爷对于局势了解的很清楚甚至达到透彻,其实有点可怕我觉得。他已经从六世吸取教训了,对于这段感情,和这个身份地位,他不会甚至不敢再碰。
  【所以他想离开】

  总之,七爷和赫连。可以说是,两人身份和性格决定了不会在一起的根本。当然,还有前世和黄泉的种种因素的推动。
  可以说,很无奈了。

 

  关于景七和乌溪的感情。
  (说实话其实我看的时候也贼懵,咳x但是想一想也觉得有理。)
 
  1.乌溪的身份地位性格等可以说,和赫连形成了鲜明的对比。
  南疆和大庆制度不一样,不论怎样,七爷在那里不会被万人唾弃。
  乌溪心思较之赫连,没那么深。相处,没那么累。
  乌溪的身份,也没赫连的束缚那么多。
  试问:当有这样的两人给你选择,你会选哪个。

  2.七爷对乌溪的情,究竟属不属于爱的范畴。
  七爷中确实,有一种,谁都无所谓了,乌溪接手的感觉。
  但是,麻烦想一想六世轮回里,每一世七爷都是孤孤单单的。以及,第一章对于七爷周身寂寥的描述。但是每一世,都有个纸糊的无常等着他。这种下了些许因。
  以及,七爷的六世轮回。麻烦想想是什么概念。
  打个浅显的比方,一个活了一百岁的长寿之人和一个五十岁的人比较,谁对于世事看的更开阔随和一些。
  七爷首先,他聪明。其次,他是整本书里,经历了最多的人。你让他去说一些,山无棱天地合乃敢与君绝?就好比,遇见了一件事,让一百岁的老人操着嘴就开始骂一样的,不合逻辑。
  七爷的爱,在这一世,应当是,细雨无声而柔和的让人不易察觉的。并且,七爷的性子真的不会让一个他毫无好感的人来管他好么。
  七爷的血性,书里应该有提吧。(景北渊,生是大庆的人,死是大庆的鬼。)在自小受到的忠君忠国教育之下,是铮铮的铁骨和豪情。而他的冲动,被时光消磨成了一种,在不触及底线和信念下海纳百川的容。
  他真的不会委屈自己和一个毫无好感的人在一块儿搭伙过日子。
  并且,白无常给了七爷,三百多年,阴曹地府,最后的一点温暖。七爷心里一直记着。
  七爷对乌溪的情,在我的理解里。是一种悄无声息的温和的爱,当然这个爱里夹杂了太多的无奈与顺和因果的随意。
  你可以说他爱的不像乌溪那样表现在外的炽热,但是你不能说他不爱。

  乌溪和七爷。可以说是,在万千无奈和天地因果之下,最好的选择。属于你爱我,而我这么巧,对你有好感,甚至爱,于是一起过日子。
  而纠结爱多爱少的人,你觉得感情这个事,是这样来衡量的么。至少他们在一起了,甚至过的很好不是么。两个人都很开心,这个问题,就没必要争了。
  至于换攻,我还是支持乌七。
 
  (所以,为什么diss乌溪。不解。)

  好了,掰扯完毕。
  说说别的。
  个人想法,注意,个人。我怕有人搞事情。
 
  七爷情节按景七和乌溪在一起这样安排在我看来,要更好些。给人一种出乎意料的惊喜。
  因为…要是七爷和赫连在一起。真的真的真的太,套路化了。耽美文里多少这样忠臣和皇帝在一起的文…一抓一把。看的人,腻得慌。
  虽说文笔好拯救一切,但是,真的看的时候想到这个套路,烦躁。
 
  当然,个人想法。
  每个人想法不同么,一千个读者就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不过,别diss书里的人好么。真没什么好diss的。

  (lof七爷的粮好少x)

每次都不知道写什么东西…

  啊,烦。
  想开车。
  我就知道没事儿了写写的最后又会乱写x
 

    景七作为一个正儿八经蔫儿坏的王爷,费尽心思从大庆朝廷的泥潭里退了出来,虽然付了很大代价,但是没了权术的争衡,现在在南疆日子过的也算悠闲。不过他从小和皇伯父学的一身撵猫逗狗的闲散毛病没了官场的弯弯绕绕,越发不知收敛的张扬了。南疆岁月静好的日子倒显得有些无趣。
  好在现在有了个小崽子叫路塔,眉目清秀聪明伶俐,于是闲的无趣的南宁王开始语重心长并十分没谱教导起了小崽子哄媳妇的方法。神色得意的完全没注意“媳妇”本人倚在门前听了个仔仔细细。
  南疆的房子和大庆虽然一样是木制,但却多了几分灵气和水润,沁着些许凉意。乌溪生来就是一副较为冷淡的面相,或许和前世做白无常有些许关系,淡然的样子,听到这些话脸上倒是看着不恼,只是面色越发的平静,衬着屋里穿堂的来自南疆幽深密林里带着些许湿润的山风,莫名给人一种压迫感。
  景七觉得自己可能是到了八辈子霉了,自家小毒物本就还在为刀伤的事儿生气…现在…整个人因猝不及防而僵成一块石头,甚至还觉得腰有些疼。
  乌溪站了会儿,还是那副样子走了,作为南疆大巫事物繁忙,有时候连餐饭都吃不安稳,这些事儿现在没时间处理。
  景七站了会儿,路塔已经去练武场习武了。乌溪走了也并没有给他带来些轻松。自家小毒物的性子他知晓的,什么事儿藏在心底,不显在脸上。他能猜到,但是也有点无奈。
  被密林剪下的细碎光线打在窗旁的木桌上,支离破碎的感觉。伸手过去勾住搁置着的毛笔,笔杆通体黑色,深重的色感,手指却又修长白皙,衬着愈发白的晃眼。支离景象被打破,有些暖色融入,莫名柔和的岁月静好。好到,突然就想起了阴曹地府的那几百年。
  其实景七是记得白无常的。任谁因为被错勾的魂魄和自己原先喜欢的人反目都会记得罪魁祸首吧。当然能记着也是为了日后报复回去做准备的。不过,那几百年,确实太过孤单了。纸糊的无常陪他走过凄寒入骨的黄泉路,送他去往新一世,再接他回来。应该是生出了些许异样的感觉,黄泉路走了六遭,每一遭都有人等着你,实在,难得。
  纸糊的白无常,脸是棺材板的寡淡,性子也是一等一的死心眼儿。其实那六世经历的那些,说明了什么呢。景七想了想,却也是无奈。无非是,有分无缘罢了。或许南宁府的当家大抵都是这样,随了自己那糊涂的爹,缺心眼儿,认死理,看准了一人便只有那一人。但是有心眼的人最后在地府走了六遭,发现,世间的姻缘也好,缘分也好。都是有定数的,缘分二字,多少人求而不得。机关算尽,什么事儿都不由得你来定。再深刻的情,到都来不过一抔黄土,世人说你是深情还是无情,都笑看一下罢了,都是饭后谈资,能有几人当真,又有几人知情。
  世人能经受住几次人间磨难,是扒皮抽筋还是弑之食肉。怎么说,本不是圣人,再者人心也是肉长的。六世时光,涨了知识。所以说,阴曹地府,其实是一个认清世事的好去处,奈何桥上什么都有,才子佳人,王侯将相,黎民百姓,亡命之徒,在这里都褪了皮,总归成为转世的魂,无一例外。
  可惜阴曹地府也是太冷,徘徊脱离的孤寂。不过,不论庸庸碌碌或是光辉辉煌的一生不过也是腐朽凄寒之下,重获新生。从此和前世两相隔离,谁承了谁的情,谁和了谁的意,谁又知晓。
  本以为这一世走的还是凄凉,但是棺材脸的无常,在凄寒的最后给了地府间的唯一一点温暖。猝不及防,仓促间刻在了心尖上。 不是深刻到时常记得,而是一种,永不分离的温暖,不刻意而又悄无声息的融合。
  本已经计划好了第七世该怎么活。或许应当是个极为普通的读书人,为人老实中透着些许精明。读了一辈子书也没有什么很大的成就,最终在一个特定的地点和时间,遇见了可以和自己过一辈子的姑娘。中年开始为家中生计奔波劳作,为家中子女操心未来。老年和妻子一起看着儿孙满堂,等着安心离去。
  啧,可是白无常的心眼儿真是死硬死硬的。还一头青丝,于是被强硬的种下了因果。打破了构想的第七世,埋下因果和天意,促成了今日的结局。
  即便这样,却也是因果之下,再好不过的结局。
 
 
 
 
 
 
 

有点懵

魔道怎么又上热搜了…
所以咋回事儿
怎么感觉三天两头都有它……
占个tag致歉?

有曲新出,其名天官(1)

  格式来自有药……
  故事可以当做说书之前的内容……
  渣文笔
┄┄┄┄┄┄┄┄┄┄┄┄┄┄┄┄┄┄┄┄┄┄┄┄
                           【这是开端】
  臭秀楼又出新曲,大家走过路过,千万要来听听看啊!
                            【臭秀楼】
   臭秀楼有三层高,具以木制。
  远而观之,檐牙高啄,翠瓦琉璃,但星辉月影透过绿叶折射其间,点缀有莹莹碎光。
  墙刷红漆,从中透露出里面清丽整洁的纱帐,映着暗红的木柱却压下来三分跳脱,更有几分稳重。附和着阳春新抽条的柳树和娇艳的桃花,竟别有一般风味。
  今日却又不同,原先的青幔白纱撤下,竟装上了喜庆万分的红,欲要和着争艳的桃花一较高下。
                            【秀三娘】
  臭秀楼楼主秀三娘此人,面容姣好。一双柳叶眉柔和温软,眉下一双水润的杏眼,端着一方柔弱的女子相,若单看这面相,竟像初及笄的少女。温温柔柔不尝世事,像是清晨入山林看见的第一朵沾了露水的白山茶。
  此人素爱淡妆白衣,今日也不知怎的,或许是为了新曲,特意换了个妆容,朱唇红艳,眼角脂粉晕染开来竟有些浓烈。又褪下白衣换上了一袭红裙。
  红裙本是娇艳的颜色,给平时柔弱的秀三娘一面浓妆竟穿出了嚣张跋扈的味道。
  周身的红,映衬着地上褪下的白衣。竟有些可怜。
                              【白衣】
  红衣你回来!我才是秀秀的良配,我才是秀秀的盔甲嘤嘤嘤!!!
                              【红衣】
  红衣对白衣翻了个白眼表示并不想理你,只想安静如鸡做个衣裳。
                          【这是侍女】
  天啦,我们家秀秀楼主今日怎么换了个妆,真真真!
  真是太好看惹!
  小迷妹痴汉脸x1

  楼主,您嘱托的新曲发布消息已经让江湖日报登载传了出去,百晓生也联系了,还给他送了条新裤子。
                          【江湖日报】
  #震惊!臭秀楼新出的新曲竟……#
                            【臭秀粉】
  “天惹!我们秀秀又出新曲了!”
  “秀秀又出新曲了?!我要去听!快快快快去抢个座儿!”
  “张红!你等等我我也要去!我拿写银子给新曲沾个财神爷的福气!”
  ……
                         【路人百姓】
  “她们怎么又出新曲了...怎么天天都在出,我家那个小妹也是正经喜欢,连门都不出了,天天在家捣鼓什么秀秀……。”
  “这位大哥!我也急啊!我家娃儿先生说了,不去听就不让我家娃儿念书了,我攒了那么久银两就为了我家娃能一举考上秀才!不能不听啊!”
  “我家也是!真是愁人!”
  “我家也……”
  ……
                           【百晓生】
  百晓生还是江湖那个百晓生,身兼茶馆说书,江湖趣闻具事详细,只可惜现在上茶馆人少了,穷的连裤子都买不起。
  看着原耽街上人压人人挤人的盛况,实在烦躁。现在百晓生这个职业穷的响叮当,只能被迫赚赚外快竟然还要写这些推广祝词?现在江湖怎么这样了……
  抓耳挠腮写了句:此乃热闹之至。
  末了心痛收起小本,算了,给钱的都是大爷。

说书的,瞎看看。

#茶馆日谈#辣鸡沈妄给你saysay
  在下沈妄,暂且在此说书一日。望各位侠士捧个场啊。
  进来江湖倒是动荡不少,先是西子楼楼主被人威胁,后有霹雳楼各部锅从天降,真可谓是,混乱无比。这正巧,今日在下所述之事正与此有点儿关系。沈某不才,若是说的不好也请大家见谅,老兄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想必大家一定记得:两年前新开的一家琴技红馆—臭秀楼。楼主秀三娘弹的一手好琴,虽说没有老牌琴馆那么韵味十足耐人回味,也可称得上颇有特色,那琴弦一拨一挑啊,可谓是勾人心魄。可是这秀三娘也颇为神秘,除了开馆当日,竟都极少出面。如此一来,就更令人稀奇了。这秀三娘端坐楼中,竟能分毫不漏地掌握楼中各种事宜,使臭秀楼红火至今,其中手段,也是颇为高明。当然,秀三娘这相貌,想必诸位也没几个见过,我也正好来说说。
  诸位别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沈某素好美人,甭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可以欣赏一番。当然,只看不上手也是我沈某的规矩。诸位若是有看得上我沈某的,也可与我沈某交个朋友。
  继续来说这秀三娘,这秀三娘呢,身段可谓是袅袅婷婷,小腰细的不堪一握,又穿着一袭白衣,身段窈窕,柔柔弱弱得竟像朵举世纯洁白莲。不过,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能知道,这人心里想的什么呢。
  为何这样说,那就请诸位别嫌弃在下口才,继续听下去了。
  我说的奇妙事件,只有一个人哪可称得上奇妙。还有一人,估摸着近来出现的倒是少了,但是这姓名应当大家都知道。4s说书馆的唐七少。这唐七少,初入江湖时,虽说是个女子,却常常让人唤她公子,众人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便唤她声七少。当时哪知,这唐七少却也人如其名。
  七的含义,我来说说:文采,脸面,名声,修养,人品,诚挚,谦虚。七个词儿,没一个沾上边儿的,七点都少的有些可怜,故名曰七少。
  至于,这俩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关系,为何有交集,要从前两日说起了。
  前几日我去臭秀楼听楼中姑娘弹琴,别说,这楼中有的姑娘弹的还真不错,起承转合,琴声流畅,恰有一番韵味。沈某听得欢畅,也正好奇为何如此技艺却只在楼中底层弹唱,却听见遥遥飘来一句七哥儿。
  这七哥,自打唐七少欺诈打压大风塔后便成了唐七少的专属称号。在座各位也知道,江湖中人最重义气情谊,也纷纷对此称号避而远之,唯恐沾上半点儿。正因如此,这声七哥可让沈某怔愣了好半晌。
  我沈某素来爱听些稀奇趣事儿,再者手中小道消息也掌握的多,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连忙找了个机会脱身,寻个合适的地方看了一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是这两个女人,若是颇有心机,怕也是一场大戏。两人在说些什么呢。正是西子楼楼主绪先生。
  只见那秀三娘颇为怨怼得拉着唐七少的手,声音很是愤愤不平:我能红火到这样是我自己的本事,自己没手段竟然还怨我。有本事,她倒是自己找人来帮忙捧个场子,传扬名声!
  那唐七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颇为深以为意:确实如此,什么事都和利益有关的。想一想那群无脑之徒,他们说我馆中书籍抄袭又能怎样,我银两赚到手了,名声也有了,不论怎么样,来看的人只会多不会少,最后到底是我赚了。
  而秀三娘却轻轻蹙了眉头,面上一副难为情的表现:这样可不好。我臭秀楼还是要点名声的。不过确实什么都和利益有关。再说我的银两还没赚够呢,呵,这绪先生的事,倒也不乏一件好事儿。
  唐七少端起茶杯浅酌,面露疑惑:话说,你何不就把这找托儿的事儿认了。这事儿江湖明眼人都看在心里,自然是知道的,不也是不好?
  却见秀三娘拿了个团扇,轻摇了两下极为轻巧笑着说到:这你可就不懂了,痴迷我臭秀楼的百姓如此之多,抵死不认,再多扯出些事端,这江湖本就不干净的水,也只会愈发混乱混浊。到时候我说我没做过,谁又能说我做了。
  唐七少闲来无事便拈了朵花瓶中插着的桃花看看,做不甚在意的表情:那,这摊浑水,你打算怎么搅。
  秀三娘面上泛起笑意,那感觉像是想放声大笑有觉得不妥,竟有些微露的狰狞狂笑,又被押进了柔弱轻笑的面皮之中。让沈某叹为观止:早就搅了,不过有些怨气罢了。绪先生一年前说的这件事儿,我早已经找人收买了证据。再加上前几日霹雳也不安静。于是索性下一剂猛药,趁前几日心情本就不好,闭楼以示心情之差,再找点小混混,把一年前的事儿传出去。
  唐七少这拿着花的手一顿,似有些怔愣,又有些好笑和佩服:这江湖人人都说我唐七公子不要脸面,和你比起来似是半斤八两啊三娘。所以……这后续便是。传出之事惹起欢喜你楼的诸多百姓上门诋毁西子楼,西子楼名声大降,五行曲压于楼中,你趁此良机为新谱的死神曲和名声正躁的天官曲推传了一把,并嫁祸给霹雳。最后做了个声明说此事自己完全不知情,表示惋惜?真当是,妙计。
  秀三娘却笑得娇俏道:别这么说,三哥儿,一切都是以利益为重。妙计也称不上,只是她们江湖人一个个和傻子似的,看重气节有什么用,利益才是重要的。
  ……
  听到这里,沈某竟有些恶心到听不下去,秀三娘,这话说的,我正是那不注意利益的傻子。
  这一台戏,可谓是妙极。栽赃嫁祸泼脏水,让沈某大开眼界。臭味相投这个词儿,也当是为此二人而设,真当般配。
  在这里我沈某也就说说心里话了。
  江湖这个地方呢,情义有,利益也有,但是别用这么恶心的方法。
  我沈某素来称不上什么好人,但是至少,我喜欢这片江湖。
  在座各位是不是这样想的,我沈某不知道。但是,此等异类,我沈某必然厌恶,也终不踏入臭秀楼以免臭味满身。
  当然,若是底下有向臭秀楼汇报消息的。
  沈某只有一句话:迷途知返。
  诸位,莫让有心人搅了安宁。
  听说,臭秀楼的痴迷之人正在四处搜罗厌恶臭秀楼的人,而我沈某就在这茶馆等着。
  望诸位不要被盯上,江湖再见。

(这儿沈妄,是个说书的。说的不好ummm,不过有兴趣可以交个朋友x)

周烨柏战败


(关于战败之后的烨柏,可能ooc吧,但是我觉得应该会这样……年轻嘛)
  【孤独,寂静,唯有轻微连续的敲击声想起,修长而骨感的手指快速的划过键盘,却带着些许不流畅的阻滞感。特属于年轻人的眉眼本应嚣张跋扈却应目光所及之处的训练进度而紧锁,终于在刺耳的失败声中全盘倾泄汹涌而出,双手砸向桌面爆发出沉闷的撞击声,迎合这空荡的训练室我,一片绝望的死寂,不可置信而又迷茫地无措低语】我该怎么办…乔一帆怎么成长地那么快…为什么他成长的这么快…  
  【望着记载了一切希望的游戏,却颓然瘫在座椅里,柔软舒适的座椅让人深陷却愈发无助起来】我知道的,我知道电竞这个圈子从来不缺佼佼者,有些事情你努力了又怎么样,你努力了再努力了可是你没有天赋你就是比别人差一截。天赋者的一分钟你花一个小时一天可能都追赶不来…能怎么办……我心里憋着一团火,火势汹涌却喷发不出,我喜欢这个游戏可是我能怎么办……我努力了认真了…能怎么办。没有天赋的自己就像微渺的狗尾巴草…努力向上生长也没人来看你一眼……
  【日下山头,余霞愈消,闭起双目,覆手于上轻微按压。年轻的眉目却承载着沉重,不堪,打击与惘然。承受不住的累,似是绝望的号角】或许乔一帆比我更努力吧,或许我不属于这个游戏,可是凭什么呢…当所有的一切在实力面前,天赋,努力,奋斗都是湮灭的尘埃,一吹便散。我努力了,也不会有人看见,失败了,便是结果。成王败寇,亘古不变的道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