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冷俊女孩失业了

失业+毕业
我心贼凉

希望你平安(我现在想说,如果自导自演失真骗人有意思么呵呵?)

  不喜欢魔道祖师,现在也不怎么对晋江有好感。
  十一起人肉事件,能够压下来,晋江不可能不出力吧。
  我看耽美这么多年……
  自打16年开始,魔道部分粉丝的行为可以说,“厉害”bushi?
  从人肉,再到踩拉,再到人肉作者,如果我没记错,部分粉丝还逼得有些写手退圈吧。
  说句不好听的,别人家事儿也有,怎么就你们家那么多。怎么就你们家光人肉就人肉了十一次。怎么你们家踩拉实锤那么多。

  现在就有人蹦出来,那些是nc粉做的。我们只是小透明,然后给魔道祖师洗白。
  兄弟求求你别洗了好么,魔道融梗是真怕别人猪油蒙了眼看不出来???
  至于那些小透明,书粉,理智粉。其实你们现在最应该做的就是不发声,毕竟每次我看见也没几个骂你们理智粉的,每次不是理智粉蹦出来说不要上升到理智粉???才有人在底下说的?
  还有那些说你们现在就是希望mxtx出事儿,然后好发声,说白了不是关心自杀的人,只是自私自利的,都是半斤八两的。
  我就呵呵呵,这个是真不知道怎么说,毕竟你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是吧?要不我给你们来一段?(行行行,你们说的都对。nicenicenice给您鼓掌。)

  除了这些,再来看看那些除了人肉还干了什么的部分粉丝。
  家教老师给小孩子讲蓝氏双璧误导小孩。
  一群小学生看了魔道非常自豪的说我把我同学掰弯了。
  我同学被我安利魔道于是弯了
  还有那些央视要是下架魔道我就去帮日本打中国
  说实话谁不是活在中国的庇护之下,帮日本打中国,这样的话说的出口,也是真的“厉害”。曾经的屈辱和你祖辈的努力,被这轻飘飘的一句话嘲讽的令人发笑。
  至于那些说不接受讲述魔道就是不接受同性恋的。
  ???行吧你们优秀。

  这次人肉,小姐姐自杀,在医院抢救。还有部分粉丝试图搜索医院集体上门。
  因为未成年,因为无知,因为不理智,也因为作者亲友的煽动。一个生命目前可以说濒临死亡。
  我现在真的希望
  你们魔道部分粉丝(算了都加上吧,粉丝)
  能够消停点,清净点。
  我想这是你们所作所为里和能够做到的事情里,唯一一个可以称得上对这个圈子的贡献。
  还有,希望可以为那些曾被遭受过不公正待遇的人一个道歉,何其无辜。

  (我想这个东西发出来一定一堆人diss不是???)
  (那你diss吧,我写完就要删了)
  (我还就是要占你们tag)
  (我就是不喜欢魔道)
  (这件事热度上去了才有可能受重视)
 
  希望所有人都可以平安
  希望小姐姐平安
  也希望所谓的未成年可以为自己行为付出代价
  晋江,求你别掉钱眼里了

(如果自导自演失真)
(那个所谓自杀的小姐姐,消费别人的同情心有意思么????)
(骗人很有意思是么,呵呵?)
(本以为恶心透了 没想到还有更恶心)

赢了!
诶,我每天都在删lofter,下lofter……
我们是冠军
我们又是冠军
我们总是冠军
lplnb,中国队nb
(小狗这玩着尺帝去年的冠军皮肤打爆尺帝hhhhh)
(还有,我真的把我能翻的墙全部翻了一遍,央视你真厉害)

【prprpr有谁画亚运会的q版图么,手痒想要版权了勾线雕章子】

勾线
QAQ小姐姐,去年向你要的图,今年才勾线orz   @陈小可cc
还勾的不是很好看
喜欢玩章子的可以自取
但是不要商用
原图作者 @陈小可cc

【虎爹真帅】
【虎九万真帅】
【rng加油】

冷俊女孩毕业论文

  8.15毕业了,毕业了

  每月的十五号,月亮都是最圆的时候。怎么说呢,人有悲欢离合,月有阴晴圆缺。但是所谓的月缺而人散额,月圆而人聚,好像也不太对。
  成都今天的空气挺好,当然太阳也挺大。白天见着,门外明亮的晃眼,晚上见着,又觉得些许清冷,世事多变。
  omg最近状态也不好,打rw和打edg那两场都输了,确实打的不怎么样。自己状态太差了。或许这件事是甄甄和sy联合搞得鬼,但是也不想追究了,追究过来,追究过去也挺累的,各自安好吧。
  嗯…陈圣俊也有孩子了。陈圣俊什么时候结的婚呢,据说好像是年初,八月二号生的孩子。感觉我好像什么都不知道。阿西吧,先上车后补票。陈圣俊可以啊。
(本人已于今年年初结婚,并在不久前成为了一名新手爸爸)
  无奈地只能又拿起手机看看,结婚,新手爸爸。兄弟你这么早结婚干嘛啊…结婚也不告诉我一声。端着杯子微微抿了一口,话语在杯子内壁和水波晃荡之间显得模糊不清,或许还夹杂着迷茫的低落,你告诉我,我也可以去喝杯喜酒,或者…祝福一下啊。
  (谢谢大家,八月二号生的。他是男的!)
  男孩子很好的。你看…等我以后结婚了,生了个女儿。两家联姻好吧,如果喜欢的话,小孩子在一起也挺好的。
【我有话说:最近几年好像都生的男孩……】
  疲惫地揉了揉太阳穴,闭上眼心里感觉还是有些难受,不知道是最近成绩不好超市因为其它。
  陈圣俊,你也真的能耐,八月二号生的小孩也不告诉一声。宝宝看起来挺好看的,那么妈妈也应该不差吧…
  不评论好像有些不太好…陈圣俊。你觉得,我是应该高兴点的评论,还是应该难受点的评论…
  (真的fucking的羡慕[伤心][伤心][伤心]以后要努力当个好爹再见)
  家庭美满,孩子健康啊,陈圣俊。以后别来到处勾搭人了,你看现在,粉你的小姑娘哭的稀里哗啦的,多难受。
  你看…我都难受,她们不难受么
  (你也是我儿子[嘿哈])
  你当我羡慕你儿子啊,陈圣俊。你怎么这么蠢啊…我羡慕你儿子干嘛,真是…哭笑不得,蠢得可爱。
  手指略微蜷曲勾了勾头像。
  你儿子那么可爱肯定像你
  但是我也不差,不羡慕你儿子…傻逼
  你觉得我羡慕谁呢…
  伸手戳了戳屏幕上特属于婴儿的稚气肉嘟嘟的脸。
  傻逼,好好当个好爸爸吧。
  我也要…
  要什么啊,不要了。
  好好比赛了,倒数第一和倒数第二。
  一起,加油。

(冷俊女孩毕业小论文)
(极度ooc,极度辣鸡)
 
 
 
 

你是魔鬼么hhhhhhhhh

励志写完数学五三成为数学大佬:

痛苦血妈难受╯﹏╰,还是祝福大舅子和大舅妈,我.....曾经....居然看过....大舅妈......然而我....居然不知道....她是俊俊的女朋友😂😂

冷俊女孩失业了
也毕业了

大舅子你孩子叫啥,我现在贼想知道名字
以后你的小宝宝就可以在台下给你加油了
台下的应援牌可能都会写着
你的崽子我来养
昨天晚上,电竞女孩大型失恋现场

对此,我还是要说说
大舅子你八月五号还在和天天热恋
八月二号有的小孩
天天连你结婚都不知道
QAQ
网恋是假

猝不及防(记冷俊女孩突然失业)

  大舅子成功让我重新下回了lof…
  不对,是大舅子的孩子
  刚刚萌上冷俊cp的冷俊女孩暴风哭泣
  卧槽,大舅子孩子都有了
  我们冷俊女孩和舅夜女孩,双双失业。
  突然暴毙
  不对突然自闭

  大舅子这个消息真的是毫无预兆
  我前天还看见遗憾垫着脚尖勾大舅子肩膀,gay的要死
  前天还看见大舅子和ben带着情侣驱蚊手环(那个手环,不行我还是要笑一下)
  前天还看见,你旁边站着15年还是16年你天天问,兮夜,你喜不喜欢我的xiye
  前天还在安慰icon,没事儿,虽然你前女友脑子有问题,但是大舅子会安慰你的
  (安慰个锤子,我还想着大舅子是你最后的慰藉,最后发现大舅子是一大暴击。icon成功从老婆过渡到了儿子)
  然后,大舅子就有小崽子了。
  卧槽,我,缓了一晚上!还没缓过来……
  在冷俊女孩痛苦失业的面前
  我还是要祝福一下大舅子
  祝你家庭美满,宝宝健康成长
  (你特么可能是打职业里结婚结的最早,生崽子也生的最早的)
  冷俊女孩,昨天,毕业。
  冷夜女孩你们可以站出来了
  虽然我觉得这个cp很魔鬼,并且…xiye不是把冷少拉黑了么,因为勾搭大舅子hhhhhhhh
 
  难受
  我觉得粉大王是最明智的
  大王26岁了,女朋友的影子都没有。
  突然有点开心???
  主要是大舅子的事太突然了卧槽

  虽然,我粉上了谢天宇
  但是…我觉得我特么可能是个黑粉hhhhhhh
  拉黑拉黑

原创/瞎写写

十分的无聊
你分分钟看不下去的无聊。
无波澜无起伏
十分的无趣。
反正我每次瞎写都没人看。

  (一)
  日子还是日复一日的过,生活就是操干了喜悦最后留下的枯燥,活脱脱一片不是你死就是我活,两相对峙下,最后都龇牙咧嘴的后退一步,谁也不让谁。
  这样想的时候,季策正骑着辆大二八,拽着个公文包,叼着个包子奔波在工作的路上,典型的被生活操干的例子。他整天早起晚睡的累的和条小院里三伏天里颓废的直吐舌头大黄狗一样,还有闲心思考虑生活。
  可见,这人也算是苦中作乐中的一把好手。
  他正在走的这条街道,已经走了数千次。每天都能目睹街头东家的女人和西家的媳妇例行清晨一嘲讽,两家的小孩儿则手拉手看着自家妈妈互骂玩着游戏。由此延伸的整条街充斥着一股子豆浆,油条和包子的香气,混夹着卖家和买家之间的嬉笑声和问候声。寒来暑往,冬蛰藏,春复苏,生生不息。生活在这里从过去到现在似乎都是一成不变的模样。
  这是个小地方,小镇子。小到这里的人似乎都相互认识,于是早上你可以东家要个包子,西家讨杯豆浆,在卖家一阵小兔崽子的笑骂声中,开始你一天的生活。
  你看,一片岁月安好,一片温和。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因为你被她们的想法所接受,融入了而已。
  他在一家报社面前停了车,顺便迅速吃完了嘴里的包子,将车拴在了榕树下。现在正值春夏之交,榕树也长的郁郁葱葱,枝条遒劲有力,清晨空气和温度也正怡人,恰好一个美好日子的开头。但是报社里面的气氛似乎有些诡异。
  报社里的同事都不像往日那样开心轻松的交谈,而是刻意压低了声音,一片窸窸窣窣的声音,形成了较为严肃的氛围。很少见,季策正考虑要不要出声问一下。就见新来的小赵跑了过来。
季策虽都是一个三十多岁的老男人了,但还是浓眉大眼,相貌端正,硬生生挤下了三十的坎儿,将相貌挂在二十八九上不上不下。平常同部门的同事很想说:季策,滚你丫的,你不是我们三十大老爷们一列的!
  季策觉得很无奈,毕竟,这相貌爹妈给的,能怪谁。
  说起季策的爹妈,算是不得了了。两口子刚到这儿的时候都是读过书的文化人,说话温声细语,宽容带人,就是有些颇好面子,气质和这社会底层市井小民的小家子底气全然排斥。长相倒也是一个赛一个的好看。男的相貌端正,女的温婉可人。都三十几年了,给人的感觉到也没什么变化。
  不过说到底也不过是别人眼中的看法,知人知面还不知心呢。
  咳,扯远了。总之,长的好看端正的男人一般人缘都不怎么差,尤其是,女人缘。
  小赵跑了过来,拉着他胳膊低声说了句:季哥早上好。刚刚李姐和社长吵起来了,季哥,你快去劝劝李姐,别把社长惹生气了。
  小赵很会找准角度展现自己的美,从季策这个角度看过去,入目的是纤细白皙的胳膊,小巧的腕骨上附着着浅薄的皮肤,有些精致。那是属于正好青春的美。
  季策想了想自己还是别糟蹋这样的女孩子,却见着小赵嫌弃的摇了摇头,你说李姐也是,非要报道关于精神病的文章。现在谁会喜欢精神病啊,那么不正常。
  什么情况。季舒低眉敛目沉默了会儿,不着痕迹的推开了小赵的手,手指都微不可查的攒紧了些。低声说了句,好了我知道了,也让他们别讨论了。我去看看社长怎么说。
  季策径直朝社长室走去,正待敲门却见门已被打开。正好和李树英打了个照面,两人都是一个怔愣,这场面颇似在街上走路被许久不见的熟人人锤了一拳的迷茫和凑巧。
  两人面面厮觑了半分钟都觉得十分的奇妙,回过神来都装模作样的互相咳了一嗓子问了个好。
  “李姐,早啊。”
  “季策…别喊我姐,我就比你大了个把月,这样显得我很老,早。”
  李树英确实不老,甚至长的很漂亮。或者说,是一种气质。和小赵的青春不一样,那是岁月沉淀在她身上,沉积下来的成熟和韵味。那是一种小女孩无法比拟的,阅历感和深沉感。是女人,而不是女孩。
  季策想,能和这样的人认识是一件很舒服的事情,因为某些东西小女孩不会懂。虽然他现在很想剖开她脑子看看她是怎么想的,能和社长吵起来。
“李树英同志,你就说你怎么了,要出去聊一聊么?”
  “……好”
  出去其实也没什么地方可以去,报社当初建的时候找了个房租不怎么高的地儿,和一众早饭摊点接轨。能称得上静聊的地方也不过那颗榕树下。
  “咳,季策,你说你这辆二八用了多少年了还不换。”
  季策抬眼看了眼自家二八,枪灰色的,也不怎么丑。觉得这人真是,转移话题也不会找个好点儿的转。
  “别劳您老费心,我挺喜欢我这两旧二八的。你今天到底什么回事。”
  “你别不给面子么。……今天…我想报道一片关于精神病的文章,客观公正的那种,说明精神病不是异类。”
  李树英的表情很认真,认真的女人透着一股子不服输的劲儿,有点英气的漂亮。坚决刻在眉目间,坚韧而勇敢。
  季策心头微微颤了颤,不知是因为李树英,还是因为其他。
  “很突然吧。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我想,如果一个社会一个家庭抛弃了那些人,我至少能够,写一些东西告诉她们。你们是正常的,不是异类。”
  季策喉头滚了滚,觉得有些干涩。他看着她,强自压下了发涩的声音。沉默着适应了会儿。
  “没有原因么?”
  “……没有。”
  她似乎没想到季策会这么问,毕竟知道这件事自己的人十个有九个都把她当傻子,也不会有人关心你做这件事儿的动机,不论是你的亲人还是什么,似乎都喜欢拿自己的定义来给别人下定义。李树英看起来有些怔愣,想了会才无奈的答到。
  “你知道那种感觉么,就是一瞬间的念头。一直在告诉你,你需要这样做。我觉得如果我不跟着自己的心走,会是一辈子的遗憾。”
  “我已经三十几岁了,说实话,一个不尴不尬的年龄。如果这次不跟着自己的心,以后也许就没机会了。”
  “我想,跟着心。”
  她的声音坚定有力,带着一股子力度美。
  有力到可以让季策想:现在居然觉得她做的很对……
  可能…自己真特么和李树英一样的脑子抽了。
 
 

车…吧。好吧我也不知道什么东西

严重ooc
严重
没事儿了瞎写写,还没写完。
可能梗住了。
好吧我就是懒。什么时候没事儿再写。
人称混乱。但是我还是,有时间再改。

——不要惊动我爱的人,等他自己情愿。
  景北渊作为一个出了名的纨绔王爷,少事劳作。但是却会整日撵猫逗狗,无所不做。当然,这是百姓眼中的南宁王。被隐藏下的,是才子和精谋细算的天赋。
  景北渊的手很漂亮,乌溪一直都这样觉得的。骨节分明,但是却不是书生的无力感,而是习过武的稳重,揉杂在修长的手上,说不出的漂亮矜贵和力度感。也有一种想让人,一根一根舔过的,说不出的情色。
  也确实矜贵。在大庆做质子的几年,大庆确实没亏待过自己,更何况本国王爷,甚至,也有点娇养着。
  虽然现在矜贵娇养的主被他压在身下,只穿了件月牙儿白的外衫,手脚还被垫着毛皮的镣铐锁着,一副受制于人的样子。但是乌溪知道,这个人从来就不是他能控制的了的。身下的人,桃花眼里闪过的满是玩味和思索的笑意。
  有点恶劣,乌溪想。这让他想欺负一下他,或者说,想证明一些东西。他想可以掌控的和他想要的,都被他压在身下。可是身下的人,也让他迷茫。
  他那被迫骤然拉长来达到成长成熟稳重的心智,在危机卸后,重新撕裂开来,畏畏缩缩显露出属于过去的不确定以及痛苦。像风雨漂泊中的小舟,全然无措的寻找方向。
  于是他堵住了他的嘴,急切的吻,舌头突破人牙关的限制,不顾人意愿的强烈而毫无章法的扫荡。身下的人明显被弄的猝不及防。精明的桃花眼里全然的怔愣,连唇齿交接处滑下的水痕都没来得及注意。
  不一样的景北渊,很少见。
  他带着些许探索事物的兴奋,迫切的想要挖掘身下人更深层的内里,打上印记,证明一些东西。很疯狂但是又没有办法。
  小毒物,乖,给七爷解开镣铐好么。
  身下的人在劝说,但是不想解开。沉默予以其最好的回答。
  景北渊很白,但是是健康的白。不过大庆的人似乎都比南疆白很多。白色其实很渺茫,很适合景北渊,就像他的人一样,让我琢磨不定。
  身体很漂亮。略显清瘦的修长,带着成长拔高的感觉,很清朗。窄腰,曲线很美,腰窝很漂亮。忍不住抓起他带着镣铐的手臂,他在躲,但是没办法。
  醉生梦死是一剂好药,让乌溪骤然领略了一把失去的绝望,和被迫长大的头脑,他惊异于他的改变,但是头脑很清晰。自己想要的和自己能得到的,似乎也就身下这一个人。如果能把他掐死在自己怀里是再好不过的选择,可是,他更喜欢活生生的他。黄泉旁的三生石下的那个人太过寂寥。
  虽然,景北渊等的那个人不是自己。甚至自己还是害他的那个人。但是没办法。乌溪想。我还很喜欢他,像魔怔了一样的喜欢。
 
 

想一想

  我想写乌七的车。
  又不是单纯意义上的车。
  有些奇妙。
  但是写了一点点我就觉得ooc了。
  啊,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