是的,冷俊女孩失业了

失业+毕业
我心贼凉

突然看见渣男和渣男恶心的现女友,表示惊奇…

  梗: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真的渣…两个人做法都特别恶心)
   知道不好凑合着看吧

—我只是以一个旁观者的角度说这件事,女孩子好好自爱。

  这个穿着蓝白纯洁的却带着点点肮脏的校服的女学生,娇矜着头颅,面色发黄的脸上涂抹着浓烈的妆,活像开在臭水沟里残败艳俗的花,恶心又令人可怜。看着她竟然让人有些许反胃。
  不知她对我有何资格教导,也是可以说很好奇了。

—你没有必要向我炫耀什么,毕竟最后我才是拥有他的不是么。

  她的声音娇媚又略微得平稳,极力掩饰也压不下语调上扬的喜悦。厚实的嘴唇带着极尽略微的棱角想要笑着勾起越又暗自压下。嘴角扭曲在一个透着一股子风尘和尖酸刻薄的程度,迎合着浓烈惨不忍睹的妆容活像一个愉悦世人的小丑,让人忍不住发笑。

—拿得起放得下,自己做的事情就不要怨天尤人了。

  她庄重着她那令人心生厌恶矫揉造作的声音,眼睛里却闪烁着喜悦和得意,和惨烈的俗妆迎合着,双手也无意识地开始揉搓这那件纯洁的校服,像是刚吃完饭的苍蝇兴奋地搓手。她这副欲笑不笑的样子,莫名有点欲拒还休?像是下水沟里好容易得到了食物的老鼠,又像是孤独了多年的老母狗终于找到了臭味相投的另一只老公狗,浑身散发着恶心毙了的发情欲。
  对了,现在本就是春天,老母狗发情也正常。也不对,老母狗是不会画妆的,那是什么呢。

—缘是妙不可言的,很多事情我想的可比你开多了!

  她的声音蓦然拔高,本体尖锐的嗓音响彻,回荡在安静的屋子里。难听到刺耳。脸上的愉悦也难以自制得倾泄而出,脸上浓烈的妆容也顿时活灵活现起来,感觉这才本应该是她的天性,被压抑了几分钟几秒都受不了。那样艳俗得意洋洋的表情,是老公狗终于跨上了自己的背么?
  她的难以自持的高兴让我分外不解而又淡漠。毕竟拥有一只臭味相投的老公狗也不是什么令人高兴的事儿吧。
  看着她的妆容,我好像突然知道了那只老公狗的长相。应该还有点端正,但是内里烂的连臭水沟的污泥不如,定当腐败肮脏,和臭水沟里的花简直绝配。

—我可没有刻意维护他什么~

  她的语调愈发得意洋洋,仿佛下一秒就要开心地手舞足蹈。妆容都有些花了竟也没意识到,可见真的高兴坏了。
  看着她高兴的样子突然觉得有点可怜又可笑,如果真的那么果断那么自信何必找我诉说,这层层撕下的伪装里,那不确定老公狗是不是喜欢自己的心,也是小心翼翼。

—你现在讨厌我也好不讨厌我也好,反正我们也不会有什么交集

   她像是战斗胜利的公鸡,高昂着头颅,骄傲得巡视自己的领地,她是那么的高傲非凡,可是可惜领地是腐烂的泥潭,也不知骄傲是如何得来的。真的是可怜,又令人厌恶。
  突然明白为什么不可以用老母狗。让人既可怜又厌恶,心生远离的人,不是婊子么。

—我们会99的!

  她那样的高兴而又得意,仿佛把全世界极尽美好的东西抢了过去,可是她所谓的那个美好,肮脏,杂乱。是让人极尽讨厌的东西,对,就是那条和她臭味相投的老公狗,两人都散发着令人作呕的发情欲。
  我看着她如同看一场戏,一场闹剧。转身抽离。
  是的,祝99。
  婊子配狗,天长地久。
 
 

 
 

评论(1)

热度(4)