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勇无畏事儿逼沈妄

说书的,瞎看看。

#茶馆日谈#辣鸡沈妄给你saysay
  在下沈妄,暂且在此说书一日。望各位侠士捧个场啊。
  进来江湖倒是动荡不少,先是西子楼楼主被人威胁,后有霹雳楼各部锅从天降,真可谓是,混乱无比。这正巧,今日在下所述之事正与此有点儿关系。沈某不才,若是说的不好也请大家见谅,老兄别急,且听我细细道来。
  想必大家一定记得:两年前新开的一家琴技红馆—臭秀楼。楼主秀三娘弹的一手好琴,虽说没有老牌琴馆那么韵味十足耐人回味,也可称得上颇有特色,那琴弦一拨一挑啊,可谓是勾人心魄。可是这秀三娘也颇为神秘,除了开馆当日,竟都极少出面。如此一来,就更令人稀奇了。这秀三娘端坐楼中,竟能分毫不漏地掌握楼中各种事宜,使臭秀楼红火至今,其中手段,也是颇为高明。当然,秀三娘这相貌,想必诸位也没几个见过,我也正好来说说。
  诸位别笑!爱美之心,人皆有之,我沈某素好美人,甭管男的女的老的少的,都可以欣赏一番。当然,只看不上手也是我沈某的规矩。诸位若是有看得上我沈某的,也可与我沈某交个朋友。
  继续来说这秀三娘,这秀三娘呢,身段可谓是袅袅婷婷,小腰细的不堪一握,又穿着一袭白衣,身段窈窕,柔柔弱弱得竟像朵举世纯洁白莲。不过,正所谓知人知面不知心,谁又能知道,这人心里想的什么呢。
  为何这样说,那就请诸位别嫌弃在下口才,继续听下去了。
  我说的奇妙事件,只有一个人哪可称得上奇妙。还有一人,估摸着近来出现的倒是少了,但是这姓名应当大家都知道。4s说书馆的唐七少。这唐七少,初入江湖时,虽说是个女子,却常常让人唤她公子,众人觉得这小姑娘挺有意思,便唤她声七少。当时哪知,这唐七少却也人如其名。
  七的含义,我来说说:文采,脸面,名声,修养,人品,诚挚,谦虚。七个词儿,没一个沾上边儿的,七点都少的有些可怜,故名曰七少。
  至于,这俩人八竿子打不到一块儿去的关系,为何有交集,要从前两日说起了。
  前几日我去臭秀楼听楼中姑娘弹琴,别说,这楼中有的姑娘弹的还真不错,起承转合,琴声流畅,恰有一番韵味。沈某听得欢畅,也正好奇为何如此技艺却只在楼中底层弹唱,却听见遥遥飘来一句七哥儿。
  这七哥,自打唐七少欺诈打压大风塔后便成了唐七少的专属称号。在座各位也知道,江湖中人最重义气情谊,也纷纷对此称号避而远之,唯恐沾上半点儿。正因如此,这声七哥可让沈某怔愣了好半晌。
  我沈某素来爱听些稀奇趣事儿,再者手中小道消息也掌握的多,自然不会放过这样一个机会。连忙找了个机会脱身,寻个合适的地方看了一看。
  这一看可不得了。正所谓三个女人一台戏,可是这两个女人,若是颇有心机,怕也是一场大戏。两人在说些什么呢。正是西子楼楼主绪先生。
  只见那秀三娘颇为怨怼得拉着唐七少的手,声音很是愤愤不平:我能红火到这样是我自己的本事,自己没手段竟然还怨我。有本事,她倒是自己找人来帮忙捧个场子,传扬名声!
  那唐七少轻轻拍了拍她的背,颇为深以为意:确实如此,什么事都和利益有关的。想一想那群无脑之徒,他们说我馆中书籍抄袭又能怎样,我银两赚到手了,名声也有了,不论怎么样,来看的人只会多不会少,最后到底是我赚了。
  而秀三娘却轻轻蹙了眉头,面上一副难为情的表现:这样可不好。我臭秀楼还是要点名声的。不过确实什么都和利益有关。再说我的银两还没赚够呢,呵,这绪先生的事,倒也不乏一件好事儿。
  唐七少端起茶杯浅酌,面露疑惑:话说,你何不就把这找托儿的事儿认了。这事儿江湖明眼人都看在心里,自然是知道的,不也是不好?
  却见秀三娘拿了个团扇,轻摇了两下极为轻巧笑着说到:这你可就不懂了,痴迷我臭秀楼的百姓如此之多,抵死不认,再多扯出些事端,这江湖本就不干净的水,也只会愈发混乱混浊。到时候我说我没做过,谁又能说我做了。
  唐七少闲来无事便拈了朵花瓶中插着的桃花看看,做不甚在意的表情:那,这摊浑水,你打算怎么搅。
  秀三娘面上泛起笑意,那感觉像是想放声大笑有觉得不妥,竟有些微露的狰狞狂笑,又被押进了柔弱轻笑的面皮之中。让沈某叹为观止:早就搅了,不过有些怨气罢了。绪先生一年前说的这件事儿,我早已经找人收买了证据。再加上前几日霹雳也不安静。于是索性下一剂猛药,趁前几日心情本就不好,闭楼以示心情之差,再找点小混混,把一年前的事儿传出去。
  唐七少这拿着花的手一顿,似有些怔愣,又有些好笑和佩服:这江湖人人都说我唐七公子不要脸面,和你比起来似是半斤八两啊三娘。所以……这后续便是。传出之事惹起欢喜你楼的诸多百姓上门诋毁西子楼,西子楼名声大降,五行曲压于楼中,你趁此良机为新谱的死神曲和名声正躁的天官曲推传了一把,并嫁祸给霹雳。最后做了个声明说此事自己完全不知情,表示惋惜?真当是,妙计。
  秀三娘却笑得娇俏道:别这么说,三哥儿,一切都是以利益为重。妙计也称不上,只是她们江湖人一个个和傻子似的,看重气节有什么用,利益才是重要的。
  ……
  听到这里,沈某竟有些恶心到听不下去,秀三娘,这话说的,我正是那不注意利益的傻子。
  这一台戏,可谓是妙极。栽赃嫁祸泼脏水,让沈某大开眼界。臭味相投这个词儿,也当是为此二人而设,真当般配。
  在这里我沈某也就说说心里话了。
  江湖这个地方呢,情义有,利益也有,但是别用这么恶心的方法。
  我沈某素来称不上什么好人,但是至少,我喜欢这片江湖。
  在座各位是不是这样想的,我沈某不知道。但是,此等异类,我沈某必然厌恶,也终不踏入臭秀楼以免臭味满身。
  当然,若是底下有向臭秀楼汇报消息的。
  沈某只有一句话:迷途知返。
  诸位,莫让有心人搅了安宁。
  听说,臭秀楼的痴迷之人正在四处搜罗厌恶臭秀楼的人,而我沈某就在这茶馆等着。
  望诸位不要被盯上,江湖再见。

(这儿沈妄,是个说书的。说的不好ummm,不过有兴趣可以交个朋友x)

评论(24)

热度(28)